KD效应:越来越多高个菁英想成下个他!


KD效应:越来越多高个菁英想成下个他!

切特-霍姆格伦(Chet Holmgren)回想起八月份那直面他最疯狂的梦想的时光。在斯蒂芬-柯瑞的训练营中,当他在争球中获得球权时,他的防守者就是那位金州勇士的超级巨星。而这位十七岁的小伙子非常清楚这时应该做什幺。

“我看到了他”他随后跟他的草根教练说道,“我必须去对抗他”。

Holmgren 利用柯瑞自己招牌的拖曳步突破了他,他在柯瑞準备断球时来了两记背后运球,然后便游弋进底线来了一记暴扣,扣完惯性让他摔在地上,但他这个着陆在观衆的欢呼声中看起来非常柔软。在随后的一个小时内,比赛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人们注意到这不仅仅因爲是柯瑞被一名高中球员用自己的专属动作戏耍,而且他们还必须付出两倍的防守代价,因爲Holmgren有七尺高。拥有这样的控球能力和敏捷性,对于这种身高的孩子来说是非常惊人的。但如果你有看过Holmgren少年时期的比赛,或者在网上看过他的高光镜头,你会非常惊讶他没有在柯瑞面前直接干拔来个NBA距离的三分。“他是一名千载难逢的球员”,Holmgren的高中教练Lance Johnson在明尼阿波利斯的Minnehaha会议上说道,“他非常独特,就是一个独角兽”。但要指出的是,挖掘独角兽在少年层次已经变得非常普遍,一股新的浪潮已经滚来——年轻的美国大个子以更后卫的方式打球,输出长距离三分,晃断你的脚踝。

“在招募环节中似乎出现越来越多的能力细腻的大个子”,Gonzaga大学的助理教练Tommy Lloyd说道,“他们是基準线以上的射手,也具备基準线以上的支配球能力”。我猜这正是比赛演变的方向。在Athletic 40排行榜中,这个排行榜不分年级,给全国最好的高中球员进行统一排名,在这个排行榜上充斥着上述这种神话般的生物。排名第一的球员,高二的埃莫尼-贝茨(Emoni Bates)是一位无视防守的6尺9高射手,被很多人称爲下一个杜兰特。这个榜单上排名第三的埃文-莫布利(Evan Mobely)是南加大接近7尺的具备射程的球员;第九位的小帕特里克-鲍德温(Patrick Baldwin Jr.)看起来就像拥有丝滑手感的汤普森,只不过他身高有6尺10;第三十六位的内森-比特尔(Nathan Bittle),儘管具备6尺10的身高,但他最擅长的进攻区域离篮筐25英尺。

Holmgren(榜单排名第七),190磅,拥有丝滑手感、得分后卫比赛风格并且火锅能力出衆,也许就是这场篮球潮流的最终宣示。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称这个潮流爲 “篮球杜兰特化”。爲了获得进攻空间,NBA几乎已经抛弃了低位单打,低位单打现已经沦落爲低层次的比赛模式。这幺多年来,欧洲是孕育这种大个子的主要地域,想一下德克-诺维茨基和克里斯塔普斯-波津吉斯,但是现在,一羣朝气蓬勃的独角兽正在家门口崭露头角。“如果你不能在底角活动并投篮,或者至少可以运球,你是不能在NBA立足的”,伊利诺伊大学教练 Brad Underwood说道。“这些年轻的孩子都看着这些比赛,而且他们也这样玩着电子游戏。现在他们也朝这个方向加强自己的能力。爲什幺不呢?如果你真的在足够的身高下具备那样的全能,肯定是非常特别的。”

Dave Holmgren 1980年代中期爲明尼苏达效力,而膝盖问题缩减了他的职业生涯。作爲七尺高的球员,老Holmgren接受的是大个子传统的指导思路:镇守篮下。他在他儿子出生前就决定让他儿子接受不同的指导。“我知道他会长到七尺并可能挂上200磅的肉”他说道,“低位是一个毫无发展空间的位置,我没有任何理由把他按在低位或给他打上低位球员的标籤”。老Holmgren遇到了志同道合的Larry Suggs,一位长时间执教Twin Cities的年轻教练。Suggs一直坚信应该教给每个孩子每项技能,而不是依他们的身材划分,因爲每个孩子都有着自己的成长道路。在老Holmgren的儿子Chet是三年级时,他就欢迎他加入自己的球队,Chet看到Sugg的后卫们能运能投,就尝试模仿他们。那会并没有人知道这些高中后卫有多天赋异稟他们其中一个就是Tyrell Terry,现在斯坦福大学的大一新生,另一个就是Sugg’s的儿子Jalen,在Athletic 40排行榜上位居第22位的5星潜力球员。像大多数高个孩子一样,Chet需要时间来适应自己的身体。他曾经会运球运到脚上砸球出界,接胸前传球非常挣扎,但Suggs依旧让他在三分线外打球,并培养他。“人们会跟我说,‘爲什幺不把大个子放到内线?’”Suggs说道,“但我从不会这样。幸运的是,我们拥有太多天赋,使得我们在很多比赛都可以领先30多分,因此非常轻鬆地可以说‘爲什幺不让Chet打一会控球后卫呢?’”

当Chet上五年级时,一直以来的努力见到了成效,这会他已经5尺8高。他的控球变得非常沉稳,可以投射三分,还可以在突破时使用欧洲步。又过了一年,Suggs提到,Chet开始掌握了柯瑞的脚步。Holmgren现在打球非常流畅,而且是一个非常好的射手,所以Suggs让他在一个Under的草根巡迴俱乐部Sizzle上担任2号位。“我不喜欢用“怪兽”这个词,但他确实是一个怪兽呀”,经验丰富的招募分析师Frank Burlison说道,“7尺高的球员,现象级的跳投手,同时可以扣篮火锅,Chet应该是我见到的在杜兰特位于这个阶段时,最接近他的人了”

我们在花点时间聊一下杜兰特吧。

拥精英级进攻包,7尺身高和精瘦的身材于一身,可以肯定杜兰特是NBA历史中一名独特的球员存在。把任何一名高中的边缘球员与NBA历史上最好的球员之一来进行比较,无疑是瞎扯。但你去问一下任意一名年轻大个子,他们模仿的是谁的比赛,杜兰特的名字立马蹦出来。“一直都是KD”,Bittle在被问及哪位球员他看的最多时说道,“他跟我一样一样的,我并不是非常强壮,但我有脚步,也可以投篮”。爲什幺是杜兰特,而不是,比方说,勒布朗詹姆斯或者安东尼戴维斯更吸引这幺多年轻潜力球员呢?这也从一个事实说起,也就是大多数高中球员更接近杜兰特的体型,身体并没有挂多少肉。Bittle和Bates都是180磅。Mobley有一个更宽厚的体格,但也还是非常瘦削,只有205磅。但对于像2021届的Paolo Bachero这样的大个子,身高6尺9但是235磅,他的前景就不一样了(虽然Banchero也喜欢运球和三分)。“杜兰特的打法是绝大多数孩子推崇并且希望模仿的”,Emoni的父亲兼草根教练E.J.Bates在谈及杜兰特的影响时说道,“大多数孩子都在尝试延伸进攻範围,越来越多的孩子也确实可以完成远距离的投篮”。此外,大个子在禁区边缘活动是非常难受的,人们会推搡你,撞击你的肾脏,抓你的手臂。在靠近篮筐时,裁判倾向于默许这类行爲,尤其是错位防守时。“孩子们不想进裏面,不想有身体接触”,Oregon的一个经验丰富的草根教练Benjie Hedgecock说道,“他们更希望在三分线外游弋,而他们的能力也赋予他们这样做的自由”。对于一个想发展自己全面性的大个子来说,往往必须儘早开始。

有很多孩子在保留后卫技巧的同时身材突飞猛进的案例。这种情况帮助到了Baldwin Jr.,他的爸爸恰好曾是西北大学的得分后卫。“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变很高”,Baldwin说道,“我本以爲自己会成爲一个高大侧翼”。而对那些在本来身高已经在前列的孩子说,训练就得儘早了。Bittle的父亲Ryan在俄勒冈打小学院篮球。他督促Nathan很早就开始各种基础练习,像E.J. Bates对待Emoni一样。“我的爸爸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射手”,Bittle说道,“在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他就开始跟我训练我的投射”。孩子们也需要获得他们年轻教练的支持。虽然让他们最高的球员儘可能靠近篮筐往往带来更大或者说是最好的取胜可能性,但这幺做对高个子的长远生涯来说往往并不是最好的。“欧洲教练比美国的教练更长时间培养大个子的全能性”,Dave Holmgren说道,“美国在技能训练这一项起初落后,过了很长时间人们才醒悟。但仍有很多大个子没有得到相同的执教,而是被禁锢在传统大个子的框框条条中”。

现在不仅仅因爲是更多的教练希望紧跟欧洲的潮流,而是他们已经没有太多其他的选择了。因爲现在就是一个球员至上、比赛风格快速迭代的时代。如果一个有天赋的大个子或者他身边的人不执拗于他过去被使用的方式,他可以迅速改变高中或者野球场的格局。这也难怪更多年轻队伍去适应他们最好球员的比赛方式,摆脱过去的低位单打方式。这个潮流的另一方面影响是,大学球探们将更难找到真正的可以镇守内线的中锋和大前锋。但这个潮流还是有价值的,甚至如冈萨加大学这样的球团都致力于培养技巧细腻的国际大个子。“在看篮球世界盃时我也已经警惕。”Lloyd说道,“这些来自其他国家的大个子对比赛的影响远超我们的大个子,而每个国家队在本次比赛排名第七。这是一个非常危险,剧烈的下降”。“大个子的全能天赋看起来挺诱惑人的。但归根到底,大个子仍然有责任在篮筐附近打球,在篮筐附近大部分时间都会是最高效的,这种会带来犯规压力的比赛风格影响着比赛的胜利。如果你有一名技巧出衆的大个子,他在三分线上的命中率是30%并且经常失误,你将输掉比赛”。

Lolyd将前冈萨加的球星凯尔-威尔哲作爲一个案例。当6尺10的威尔哲2013年从肯塔基转学时,他已经是一个可以控球的三分专家,他不喜欢进内线和身体接触。在他在斯波坎[译注1]处于红衫[译注2]时,冈萨加的教练们让他在训练时担任5号位,对位7尺1的巨人Przemek Karnowski。威尔哲并不被允许投3分,而是专注于他的跳钩和低位脚步。译注1:斯波坎即冈萨加大学所在地。译注2:红衫球员(Redshirt)是美国大学运动员的一种特殊状态,用于形容那些推迟暂停或者中止参与NCAA比赛从而能够延长自己参赛资格的运动员。

“到了他可以爲我们效力时,他带来一种完全不同的对位”,Lloyd说道,“如果你在他做挡拆时换防,他可以攻击你的内线,如果不换的话,他可是一名精英射手。对我来说,这就是你真正创造价值的地方”。冈萨加在2017年NCAA决赛输给北卡,那次比赛让几个巨型球员引人注目。而在此之后和之前的两个冠军维拉诺瓦,却没有使用一个传统大个子,而是使用5个外线的进攻阵容。随着美国大个子的技巧不断进化,维拉诺瓦的比赛方式会变得越来越风靡。“这是球员的新时代”,Baldwin说道,“我们全方位全能,从1号位到5号位”。Holmgren 收到了一堆强球的offer。但他对那些想让他活跃于禁区的球队兴趣寥寥。他已经拜访了俄亥俄州立大学,接下来在这个週末会跟Jalen Suggs前往冈萨加。最大的问题不是他会在哪个大学打球,而是他在大学时会在哪个位置打球。“我们已经听到了从2号位到4号位的方案”,Dave Holmgren说道,“无论他去哪个位置,都会是挡拆战术。要幺是五号位拉出,要幺是4号位拉出。球队需要有一个大个子去做低位的活,让他去底线被其他大个子包围是没有意义的”。毕竟如果你拥有一头独角兽,你就应该让他做独角兽该做的事。

文章来源: 虎扑社区

KD效应:越来越多的7尺精英球员想成爲下一个杜兰特 由  未来就是我的 发表在虎扑篮球·篮球场原始连结




上一篇: 下一篇: